Monday, May 29

[Chinese] Be a Transparent Man, What can I do ? What should I do ?

作为一个“透明人”,我能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作为一个“透明人”,在现在这种“多事之秋”的社会境况下,其生活境况简直可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特别是很多人明明都知“透明人”这类异况,但由于或怕“出头”,或由于其他人人为地制造多种事态交织的“形势”,模糊了“透明人”就这件事而言的主次关键所在,更或由于某些人存心地想利用此异状来达到其不可告人之目的,等等等等,因此都“心照不宣”地熟视无睹,处于一种“社会性欺骗”的道德沦丧、价值体系混乱的局面。

而且,

就我个人的“感受”及猜测:“透明人”这种事件表象下,更可能隐藏着长久来,被极少数人克意回避的一个人类社会的“潜态”而又“实在”的“暗流”。甚至全世界可能都是如此,特别是到了现代,熟识人类社会大众心理学的掌权者,可以利用其全面掌握的媒体信息,在很大程度上掌控整个社会的心理焦点走向。如,战争(及其新闻)能释放一段时期中积累在社会中的因过于平淡生活而生的“潜层焦虑感”,有时有意地用一些或真或假的小战役(新闻)等能象打免疫苗针般,从而避免大规模的社会动荡。同样,当察觉社会有一种不良“气息苗头”时,也往往或人为制造其他焦点新闻来转移可能产生的社会注意力。。。“透明人”此一表象事件的背后,就可能隐藏着那些掌控者不想让人知晓的东西。

现代社会中,新闻不只是一种“需要”,更是一种“组成”了。

作为一个“透明人”,从里到外地“透明”,根本没有一丝隐私可言。任何现实生活中与我实际接触的人,其与我交谈等的私人间的事件信息、资料等,也在一定程度上处于完全“公开”地境地,这往往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其商业对手所知,甚至会被恶意第三方借机插手相关事宜,由于对那些私人细节的知晓,会让人以为是与我相关,从而顺势插手相关事宜,无风无险。。。我本人很想应聘找份正当的工作,而不是靠在虚拟网络中交易游戏装备赚些稀粥钱(既浪费时间,又辛苦)。但,现实生活中,不知我情况的人,招了我不是害了他(她)吗?而知我情况的,又有谁敢招我呢?

外部所谓的“环境舆论”在判断我的“问题”时,刻意回避“透明人”存在的基本大前提,反而大谈“现实感”、“普通人”、“常态”等世俗日常的“标准”。对于现代这个复杂社会下的绝大多数,有一般判断力和洞察力的成年人来说,对类似问题的讨论,已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逻辑因果思维的问题,而成为现实世俗社会人群中相互磨合控制的“手段”问题。既然那些人实际上本身内在价值判断标准是讲“手段”的,那你就抛开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我也放下逻辑形而上的、客观科学的“真理是非曲直”的价值判断标准,专门来撰文讨论一下,现实社会生活中,“最大利益及最小伤害”等各种具体情形下,有关“手段”的讨论及建议吧。(以后此文我是肯定要写的,这里标记一下)

这里题外插一句,写好后觉得文字有些长,附件,点击下链详阅。
http://tanweekly.blogspot.com/2006/05/chinese-accessory-1.html

所以,我的现实生活中的应聘寻工等,总是无缘由地“麻烦事”一堆。当时我还不知这个世界上竟还有“透明人”这类怪异的现象存在。

对此“怪异的个人处境”,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能怎么办呢?

记得,有一次参加区职业介绍所推荐针对失业人员就业技能提高的英语培训班,20人左右的班上各类人都有,并不只是象我这样的下岗失业的,有一般在职业务员的,也有涉外会计事务所的高级主管,甚至还有某个国家医疗系统的局长随身带着(男)秘书来听英语课的。教课的,是一位成人夜校老师,据其称好象与“复旦”有些关系,且自称以前曾教过某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并还与其保持良好关系。
(当时,我对与电视屏幕上主播的“关联”有一定的模糊的自我“感觉”,但总认为只要我关了电视,就能断了此“关联”。因此,以前我做一些极隐私事时,如上洗手间等都是关了房间中的电视或广播声音讯号等。没想到,“透明人”的关联并不是关了电视就能阻断的)

本来,班上气氛还是很“正常的”,同学们学得高兴,老师教得愉快。但后来,就如同我现实生活中以前的那类事一样,只不过没想到会发生在一个超短期的培训班中。坐在我前位的那位中年女会计高级主管,某天到班后说:昨晚半夜,她家高层公寓的外窗外,竟爬扒着一个小偷,吓得她半死,以前从没发生过这事。。。后来,当时正盛夏,教室内的一些吊扇却坏了,同学们只好重新打乱座位,找有吊扇的位置坐。。。后来,又搬到另一所学校的教室中,但窗外却有不断的施工建筑声。。。终于,我没有建立任何“同学关系”地,一身轻松地从那个上了十多次的培训班中结业了,真是有些可惜了。要知我是中专“财税会计”毕业的,如能熟识那位高级涉外会计主管,当时可能对我就业有所帮助呵。

我到现在,还不知到底“真相”是什么?因为从我个人的经历得来的经验,世事复杂,有时候乱下判断,可能会正好中套,让奸人得逞。。。红脸、白脸;正事、反事;很多“人为”事件,对那些会“读心术”或“洗脑术”的人来说,根本就是根据你的心境,因景而生。

现在,我比当时,唯一多知的就是,我是一个“透明人”。。。(具体如何会形成“透明人”的,相关可能的个人观点,我会以后再另文它述的)。。。

作为一个“透明人”,我周围的一切都是“人为设计的”,我该怎么办呢?在现实生活中,我还能再通过个人的努力而获得更好的生活质量吗?要知,我现在的半死不活的生活状态,并不是我所要的。。。而且,还有一个关键问题,自从“怪声音”无时不刻地在我耳边骚扰,对于我,除了外在的现实生活困扰,内在的困扰也越来越成为一个问题了。。。如真有了一定的金钱,在这种情况下,生活质量上又能有怎么样的提高呢?


我该怎么办呢?

由于“怪声音”骚扰行为的隐密性,说出来很难使他人相信,并且现代医学上某些“精神分裂症”的情状也与之相似,更易使他人混淆这两者问题的实质。这种外在社会现状也从另一方面对“受害者”进行了间接的社会学意义上的“第二次伤害”。甚至有时候,这类“第二次伤害”对“受害者”的自我决断影响可能会远远大于“第一次伤害”。我想,如果周围社会能以更宽容的态度、抑或更积极地从物质及精神上帮助“受害人”应对“怪声音”,可能就会挽回很多“受害人”对社会的信心。另一方面,正面地、而非回避地应对此异事,也会为“将来”科学上的可能的积极研究,积累大量的、“真正”客观的研究素材。

当然,从我个人的具体实例上来看,对此“怪异事件”的客观认定,还是有一些现实的蛛丝马迹可寻的。1 我身周的“怪声音”,类似“阈下声音”,某些敏感的人会感受得到。且到夜深人静时,则更是明显。我猜,如果不是我住处周围总是“如影随形”而来的建筑敲打声,日积月累,“怪声音”的气势影响范围会不断扩大,在以我为中心的圆形范围内。2 电视或广播电台播音员的“心灵感应”关联。3 看电视听电台更进一步时,如我有较强烈的爱憎之情绪,或我有意强行提起个人“注意影响力”时,我觉得能影响远方播音现场的“气氛”或播音员的“播音流畅性的气势”。这类情况,现在我一般避免,看到或听到不喜欢的节目时,就不看不听了。近月来,好象只在VOA“美国之音”的一档好好象“扬晨”主持的采访类节目中,由于听到令我伤心之地“上海”城市的介绍时,有不悦之情,当时私下里自我认为又是电台知我在听节目,有意而为的。在接下来的某期节目中,与一位电话听众也嘻笑地、家常式地谈起“巫术”等话题,而且节目后来几期制作播出时,越来越克意营造一种“个人性致高扬”的气氛,较为夸张的语调及声音、高兴的情绪等。我可不想本来正常的听节目,成为别人的一种负担。以后,“美国之音”越听越少,现只每星期定期听一档节目。4 自我感觉,现在打电话时,耳朵听筒边也都有“怪声音”一直不停。因此,可能在录下的我的电话交谈中,背景音中也能听到那种“怪声音”在我脑中及耳边。

关于上述中间2点的“客观性”认定,则需要那些播音员的帮助了。我知,此类事“怪异之极”,要真言畅述实在是要承受很大压力。而且,我知那些“播音员”,其实在新闻系统中差不多都处于“最底层”的工作生态境况。在现代市场经济环境下,内部人员调整、裁员、解聘等,往往播音员是首当其冲的。但我这里还是要“呼吁”一下,特别地对那些国内大陆的播音员们,在我此事上帮一下,其意义无论如何夸大都不为过。而且,如果幸运的话,可能还有百万美元奖金可拿。奖金之事详见:
http://www.randi.org/research/index.html
好象此奖金之事多年之前就广为流传,但其网页上所述:To date, no one has ever passed the preliminary tests

但不管怎样,无论是否有外界的或有或无的帮助,我个人今后所主要用心着力之处,就是让此类怪声音之事广为传播,暴露在世人的阳光目光之下。因为,本质上说,“怪声音”主要的伤人之处,还是要依靠传统周围环境的“舆论”或其他压力,使受害人心理产生“负疚”及“难堪”,最终使受害人“自我伤害”。由于其极端阴冷的特质,根本就不敢暴露在真正的阳光下,进行面对面的对决。。。所有的对抗过程都是潜在的、暗流式的,另外加上那些有意无意地、附合帮衬着的“外部现实操作”,,,而且,最终目的对受害人的“索求”往往也是一种“暗示式”的,而不是公开交易的,公开要价,就地还钱。

插一句,说到那些有意无意地、附合帮衬着的“外部现实操作”——某些时候还是很“宏大的操作”,跟随着我从这个频道换到那个频道,从这个地区到那个地区——有时这实在是一个令我不敢妄下判断的事。因为,从演绎逻辑的全面性上看,在我的理解中,这里应只能存在两种可能性:一是政府所为;二是(某一时期)政府也为“怪声音”所掌控或间接影响。但这如果没有其他更“实质”“直接”的证据的话,很多事就无从谈起了。。。
很久以前曾看过一部美国科幻片《真假总统》(大概片名是这个,具体记不清了),讲的是在未来某一时候,美国总统被外星人所替换,所发生的具有喜剧效果的事件。当然,现实生活中,这类事应是“不可能”的,特别是该片中所表露出的“喜剧效果”。。。另外,很多畅销书中描写国际间恐怖活动时,通常是书中某一国际恐怖集团,手中握有各国政府一些程度不一的丑闻来进行敲榨或施加影响。某些丑闻的高至命程度,书中粗俗俚语表述(大意)是:“甚至可以让美国的自由女神都为你脱下裙子”(因其原文表述的夸张比拟性,而至今很有印象。汗颜)。。。可见,那些国际间恐怖集团,为了达到目的是不择手段的。。。因此,现实生活中,政府为某些“黑手”操控或间接影响还是有可能的。特别是“怪声音”读心术和传声术等的特异功能下,要探察某一政府丑闻实在是易如反掌,如果那个政府不象其文本宣誓时所言所行的话。


正如前阶段,我在我的中文网站上的一段文字所述:就算现在科学家们对此还无能为力,至少让百姓知道真实情形,自我预防,或耐心等待。。。一代复一代,人总要死的,那些洗脑者也应是一样。只要没有那种“土壤”的话,新一代就可能生活在更好的、更人性的社会环境中。。。

只要没有那种“土壤”——这就是我这一生要做的事。
那段文字中,还有这样一段较为情绪性的话:说句狠话,那些人找错人了,想用“歪门邪法”洗我脑子,门都没有!而且最终的结果,会让他们后悔万世都无从挽回!!!
——让这整个“行当”从此绝灭,这就是我的“狠话”!!!到那个地步,可能他们那个
“洗脑”行当的开山鼻主,也要怪其“后辈”怎么这么倒霉,竟会“洗脑”洗到我的头上
来。否则,可能这行当将会一直“绵连延长”,虽然可能永远只是一股暗流。。。希望我是最后一个“受害者” 。

宇宙万物都有其至理。曾有一些谚语说,“天堂的入口即是地狱”,“毒物的附近周围就能寻到其解药”,这里可能也是同理吧。不知如被妖魔缠身的人,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如世间真有妖魔的话)

tanweekly
2006.5.29 广州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