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30

(Chinese) post here backup

(Oct. 1st, 2008 post 1st / total 3)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


.序.

本來此篇文字應是較早一些時間就能發到站點上來的,但我還是“忍啊忍”,一直拖到現在,才按我原計劃在要搬家前才發。我可不想讓別人操控我的做事“節奏”,從而達到利用的目的,順勢拾梯而上──我的節奏我做主。

既然沒有現實的回報及過去之事明確合理補償的話,寫或不寫,以及寫什麼或不寫什麼純憑我個人性情及喜好──畢竟,我不是一個信奉“無償奉獻”的人。


我是無所謂的 但是我得告訴你
我是個很直率的人
而我預備很坦白的對你說
也許比所有你遇過的處在我這個位置的人都要坦率
lt's all right with me, but l should tell you l am a blunt man...
and l intend to speak very frankly to you...
more frankly than anyone in my position's talked to you before.
--- from movie "The Godfather II" .1974.



.話題的引入.

我真不知道,是我膽大還是他們膽大!!!──到現在這種情形,還在圍著我明目張膽的算計攪和,有意無意間讓人感到時時刻刻地“麻煩”,從而心情沮喪──可能令人心情沮喪有利於他們“洗腦”或“屈人調教”吧?!

引出此次話題之事件,暫時先擱一下,放在下一段再詳述。一直以來,圍繞在我身周的“此類異事”就從不間斷。不說較以前之事了,單就說近兩年到廣州後之事吧:以前在“棠下”經常到“棠德花苑”對面的一家當地小規模鏈鎖超市去買東西,特別喜歡豆製品櫃上的大塊形“麵筋”,當時我買時是3.50元/斤,後來超市(可能)被人合伙重裝修後,一下子漲到了5元/斤,現在廣州市所有麵筋供應商趁前階段漲價之時,又漲了,我這裡同和菜場已6元/斤了;我在南方醫院的“好又多超市”,剛開始時很喜歡那兒的一種1公斤盒裝梳打餅,好像是“萬利嘉或其他什麼的”廣州本地產品,只10.8元/盒,現在不知什麼原因已不見蹤跡好長時間了;同樣在那個“好又多”超市,很喜歡那兒的真空袋裝“燕塘純牛奶”,但現在也時常不見蹤影,問超市銷貨員只說現在此牛奶並不是天天有了,只有“燕塘乳酸飲料”;在同和那兒的“宏城超市”,剛開始時很喜歡那兒3升裝的“仙津可樂”,性價比很高只5.6元/瓶,但沒多久此貨就有段時間不見蹤影,現在也往往只有其他“仙津橙汁”什麼的,很少見可樂了;同樣在“宏城超市”中,剛開始時我較喜歡6.20元一瓶450毫升裝的“粵喜特香花生油”,既能炒菜又能和“甜瓣醬”之類的混起來拌冷面吃,感覺就象花生醬,性價比特高,且只比非特香的同品牌同容量的“粵喜普通花生油”多出0.40元。但現在由於眾所周知的食用油漲價因素,其普通花生油賣6.50元,但特香花生油卻高達8.40元/瓶,其漲幅實在超過一般平均標準,900毫升的廣州名牌粵皇調和油也不過從11.80元漲到12.80元(插一句,該處超市自我來後,有過二三次的鋪面陳設調整,且同時招聘相關人員,應該可能又是合伙散伙的關係了。寫此文章期間又去那超市看了下,哇,普通的賣7.5元/瓶,特香的要賣9.5元/瓶,而“粵皇調和油”900毫升的也仍是12.8元/瓶。不過我猜這可能應與超市的進貨渠道有關,其他零售渠道的我沒比較)。

最氣人的就數“豬肝”了,我燒瘦肉沒豬肝燒得好,且又喜歡吃豬肝。在剛開始眾所周知的肉價瘋狂跳漲之時,當肉價在14-16元高位時,我“正好”剛買好新電磁爐,第一次在“同和菜場”買時,豬肝是5.5元/斤;後來過幾天再去買時,變成6.5元/斤;當後來瘦肉價回落到10元標準位時,豬肝變成7元/斤;此處有個小插曲,當時我到離我家最近一個規模較小的“同和榕樹頭農貿市場”去買“豬肝”時,那兒的要10元/斤,哇,我問其他地方都是7元/斤的,瘦肉也降下來了,這裡怎麼10元/斤,他們說“這裡就是這價,且品質不同,進貨渠道也不同嘛”。這種價差一直持續了半個多月,直到現在,所有的“豬肝”價都上到10元/斤了!!!有沒有搞錯???一般的帶點肥的瘦肉也才11元/斤,且由於密度不一樣,同樣份量的瘦肉感覺上還比豬肝還量多些。

我不知道如果時間能倒流,事件因果能重演,如果我“正好”不到廣州或海口,這些事件會否重演???包括海口的“南方都市報”在2003年後期一次又一次地大幅縮減批零差價,以及報業集團的重組合併等(當時發生的這些“事件”,在海口的網友應是很清楚的。2003年4月我剛到海口時,經過多次找工作應聘後,發現自己一個人批報拿報賣報是個不錯的較自由的暫時維生之途;另,好像當時“非典”全國禁流動後,海南生活品物價也有一次普漲調整,但當時影響時間沒這次長,全國性的媒體哄鬧也就半個多月吧,不象這次歷時這麼長)......
If you live wide enough, you will find the truth, then let others believe, by FACTs.
--- from my web "Mind Control" --- modern technology or unknown world ?

引出此次話題的事件是:2007年11月19日星期一上午早8點多,我出門到“同和商貿綜合廣場肉菜市場”的早晨臨時菜攤想去買些“便宜菜”,沒想到,我一到那兒,那裡的菜場聘用的外地保安協管員,就不住聲地催促地攤販們清場收攤,說是“工商臨時檢查”。這對我有些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因我前幾次每次偶爾早上到臨時攤位來買便宜菜時(我不是經常來的),都會發現地攤傖促收攤的情形。當時雖然心情有些沮喪,但我不想隨意讓自己的思維判斷跟隨“心理暗示”的臆測。當天回到家後我決定後日21日早上再去那裡(因我20日中午要到銀行電信局等辦些事務,不想一日內跑樓梯2次,我住6樓呵),一定要買到便宜菜。買不到就繼續第二日再去,直到買到為止,我就不信早晨在外面的臨時菜攤,天天提前收攤!!!

沒想到,沒想到──11月21日星期三早上8時多,我到那兒時,那些協管員又在拿棍拿杠地催趕那些擺地攤的提前收攤,其中領頭的當場宣佈從明日起菜場外面的臨地擺攤暫停一段時間,具體開放日期待通知!!!由於我已在家打好主意,我向隨便的一個協管員打聽好菜場物業辦公室的地址,就直接到他們辦公室去看個究竟。我詢問辦公室的一個正在看報的正式制服工作人員,他說不清楚此事,早晨菜場臨時擺攤事宜,由隔壁的保安部人員暫時託管的。我又到擺攤的另一塊,向其他的協管員打聽,他們也說不清楚明日及以後暫停出攤的事。看來,此一決定並沒有內部人員全部知曉,由於連通告都沒在菜場的兩頭貼出,看來很可能是臨時傖促作的決定。
(他們或他們更上層的某些人或其他有影響力的人,好像早知我前幾日心里的打算了?!以前,我偶然幾次間隔地去時,也沒見他們這麼長時間的停攤啊)

當然,現在在這件事上,我是鐵了心要買到便宜菜。以後的日子,我是改變自己原先的作息規律,把原先晨8時在“華夏遊戲”中跑商的任務放在其他時間段(華夏遊戲那兒,初開始這麼早就在遊戲中擺攤還真有些不習慣,一些買貨老客戶還是以後慢慢才適應的),天天準時都到菜場那兒_ 一圈看一下,直到12月6日那兒才又恢復出臨時攤(在後期,由於那兒停攤時間太長,一些菜農都到菜場後面的居民樓夾道中擺攤,以及離該菜場只3分鐘路程的同和菜場外的馬路邊擺臨時攤。在暫停臨時攤位時的後階段,我想買便宜菜時都是去那兒)。


.真實的社會──不是紙面上、口號中的“社會”.


從上述截取的我的生活最最簡單的一個“切片”可知,洞一查百,我一直以來的生活狀況是如何的──包括過去的以及現在的,甚至可能將來的?!──真實的生活當然不只是消費買生活品一個環節,招聘、工作、興趣交往甚至網絡遊戲等各方面,都有類似情形。

可能,這個社會結構的“真實”操控運轉就是這種樣子的,
──沒有“公開性”,都是暗地里“攪稀泥”!!!

但那些人要“攪”就“攪”他們的吧,別來煩我!
──不過看來,“攪來攪去”竟攪到我頭上來了,我是那種“逆來順受”的性格嗎?象家里的老媽子一般。

我想起了以前我曾碼過的一些文字,找了一下,摘錄如下:(原件內容見網頁 http://www.bailingren.com/tanweekly/other_4.htm 的中間部分)

前幾天,曾聽一個人說起他追女朋友的“萬全之法”,那就是把女孩周圍圈子里的人都“搞定”,那這個女友就象孫悟空在如來佛的掌心中,跑也跑不掉了。
不知怎麼,總感到這種觀點現在很流行,一些媒體上經常可以感受到。一些精於此道的人,經過學校畢業後正式社會生活的洗禮,已把這當作洞悉世事人情的至上生活準則,不僅把它用於私人圈子的人事上,而且推而廣之,在公共事務的範圍內,也大行其道。
一個人生活在這種環境中,是很可怕的;而一個社會成為了這種環境,那就不只是可怕了。



(回想起來,由於我的“透明人”特質,各方人為了全面操控及利用我,從我很小很早就已經開始相互間“施展卡位”了)

“他們”是誰?“他們”想怎麼樣??“他們”到底為什麼呢???

以下是我的一些個人猜測:

1. 可能國家或某些利益(部門)組織知此事或默許,否則我身邊之事就說不過去,更不用說國家或有關部門控制下的電台電視台之事了(某些利益集團勢力再龐大──無論國內的或國際的──在中國特殊的環境下,應也主導不了電台電視台之事務吧!!!)

2. 也可能在發生於我身邊之事的“牽涉”中──包括過去及現在的──有些人感到“氣”不順,認為他們的“失敗”或“損失”與我有關。但他們不想想,當時是誰要求或命令他們涉入我的“事”的?當時或現在是誰“出讓利益”或別有用心地“提供間接支持扶持”而誘導其涉入我的“事”的??他們平時是對誰“負責”的???....且不論在他們“失敗”或“損失”前,相對我而言,享受了多少“既得利益”或“物質享受”....“得到”與“付出”總是要相“匹配”的,這才相對說來“公平”。這麼簡單的“事理”,他們都不自己仔細想想,根本就是他們不敢直面自己的“過去”!!!

3. 還可能,某些人他們自己或他們身邊親近的無辜之人,受到(或自認為受到)別人的傷害,而他們又認為我是他們對頭方的人,因此,不管三七廿一地把我作為傷害或報復的目標,在他們看來也是理所當然的了(雖然,他們也知我並無意且也沒實際操作能力來傷害他們)。他們認為此一操作在他們的遊戲規則中是“理所當然”的──這種判斷實在有違“邏輯”,照此“邏輯”,社會中豈不是要人人自危,世界豈不要大亂....當然,實際上也許我把那類人看高了,他們根本就是社會中的“無賴流氓”之類,盡拿些手下或一般老百姓的傷害來炫耀他們的“實力”,他們根本就不敢相互公開直面他們自己的對手,甚至不敢直面他們無辜的“受害者”──包括我!!!

我的一生已經給“他們”給毀了──
而且,由於“透明人”的原因,說得難聽點,甚至連“偷偷摸摸”或“偷雞摸狗”的生活也過不成,感覺上就象一個“戲台傀儡”而生活──這正是我本性所不容的──雖然,現實生活中工作場所的“傀儡”也很常見。但這裡的問題關鍵是:這種情形會延伸至我的私生活中、臥室中,甚至我的頭腦中!!!

反正,對現在的我來說,什麼都已是無所謂的。帶種的就公開地來吧,別一直躲在背後指使我的老媽或操控著各種“場景”來刺激我。
Everything we expose them to, their programs, their cartoons, books, the games they play, are designed to manage ......
--- from movie "The Island" .2005. (逃出克隆島)

值得一提的是:所謂此遊戲的“補償潛規則”。某些人往往把損害其他人主要是(所謂的)對手方相關人員,作為(或自認為)對以往損害我(或是其他人)的一種“對等”補償──但,這算什麼鳥屁“默認行規”!除了有意在下層人為“製造復仇對立”外,看不出有實質的意義;而且,我的損害已造成了,且往往是“人生階段”性的,再損害其他所謂“對方”的人生,對我有何幫助???翻過來,覆過去,前前後後其實都是“那類人”因應形勢而在實施操作──這對人類社會及制度進步來說,是一個很有趣的具有探索性的問題!


.“小鬼”──在上一代或上上一代中,高級首長(特別是軍隊中的)對勤務兵或身邊親近的年輕人的呢稱.

(“小鬼當家”──曾幾何時是較為流行語化的傳播。記得以前在東方台的一檔娛樂欄目中,有一個節目名就是“小鬼當家”....)

事過時移,現在“小鬼”的稱謂已越來越平民化或普通化了,一些“小鬼”們更是人小鬼大,特別是在某些利益勢力的背後撐腰下,開始走上“小地頭蛇”的道路──可能,這也是這個社會中某些人希望調教之結果吧,畢竟,在那些人看來,任何領域中出現的“力量真空”都是不能容忍的,地方上的“地頭蛇”也是這樣。

曾在我原先那個“倒霉的城市”──至少對我來說──的“新民晚報”上看到過這樣一篇文章,應該是至少十多年前吧,記得很清楚是在副版“夜光杯”的左上頂角。文章字里行間透露出,社會的撕裂暗戰應適可而止,看在社會的下一代的年青人份上。青年人在經濟失業及其他境況下──不管是有意人為的還是無意人為的──越來越陷入“攪稀泥”的爭鬥中......

──現在回過頭來看,該文章總的格調還是有些“書生氣”。

湯姆,你令我驚訝
若在這生命中有任何確定的事
若是歷史教了我們任何東西
那就是你可以殺任何人
You know, you surprise me.
lf anything in this life is certain ---
if history has taught us anything ...
it's that you can kill anyone.
--- from movie "The Godfather II" .1974.


“可以殺任何人”對那些“小鬼們”來說,可能太誇張或戲劇化,不太現實或實在。但“可以騷擾任何人或大多數人”,特別是在一些利益勢力的指使下,則是他們的專長了。

──在和平時代,一個無賴抵十個軍人。!@#$%^,暈~~~~~。可能正是由於不同無賴們之間對“下層結構”的控制的競合,才能使得上層令人“眼花潦亂”、“天馬行空”似的換崗得以實現。現實的真實社會不會是實行“一個招牌,兩套班子”的制度吧?!社會的標準管理體制可能只是處理些“面上的”社會事務,而“底下的”實質性的社會事務都“委託”給那些不同的“無賴們”了?!在這種制度下,老百姓的位置何在???

前階段在新聞中看到,某些地方如香港制定法規“在公共場所(地鐵上等)不能大聲打手機,以防聲音騷擾他人”;北京曾頒佈實行租屋生活作息規律的法規等等。很多人往往從表面上來看待此問題......當人民不懂現實中“真正”的手段(包括政治或其他領域中的)時,當選民看不透現實中的“本質”問題,他們的意向及立場被喧囂的表面上的“是非討論”所拋來拋去時,他們的投票意義將大打折扣---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 ......

其實,所有的這些都對我無關緊要。正如我文首所指出的:畢竟,我不是一個信奉“無償奉獻”的人。


. State changes everything, it changes me!

長久底層的“惡劣生活”改變了我,變得更實利了,社會中像我這類人也從不會回頭看的──不要怪我,人無完人。

I think I have the best done anyone could so done excellently in such a state of affairs.
我認為我已經儘可能做到最好了──在這種情形下,任何人所能做到的程度。

“...甚至連‘偷偷摸摸’或‘偷雞摸狗’的生活也過不成...”
我現在的這種狀況,以及過去受的折騰,某些人準備給我一個什麼樣的生活中的結果或定位呢?在某些人來說,“既成事實,就這樣吧”──就這樣吧?!那些人不想想,由於所有過去的日子,我現在竟能養成在大聲搖滾的音樂中“安然睡覺”的本事──不只是由於內部怪聲音的騷擾,更是由於外部敲敲打打的現實騷擾!!!──聽上去讓人覺得可悲,但卻是事實。

某些人不想想,我以後的日子應該是“每時每刻都受怪聲音的騷擾”(看來在可預見的將來,人類找不到完全解決之辦法),而且不計算外部的人為有意傷害──怎麼來補償或解決???
由於沒有個人隱私或個人生活空間,不僅在生活質量上大受影響,而且在可能的個人社會發展上,包括商業的、專業技術的或其他的,由於“透明人”的原因,在現在這種不擇手段、自由競爭的市場上,也不可能有大的發展。就我看來,可能只能在“怪聲音”的事件上,才可能是唯一我能全力去做,且能得到自己應得或世俗社會中通行的“獲得最大得益”的事情。

( face the former dead soldiers )
In the back of my mind, I was always saying,"Better them than me."
But I don't believe that now.
Now I realize there are some things worse than death.
--- from movie "Down of the Death" .2004.



“冰凍三盡非一日之寒”──對於社會的狀況是如此,對於我個人的狀況也是如此。

There are some things in this world that will never change --- my timeless cut is the one, and some things do --- my habit form is.
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事物是恆久不變的──如我頭腦中無盡的傷口;有些事物則會是變化的──如我的外在喜好及性情等。

On my case ---
I hope redeem behind hurt done, and payment behind cost done,
althought it is "behind", but better than none.
我希望──
所有的傷害都能得到補償,
所有的付出都能得到回報。

最後,開玩笑地提一句,正如美劇“星際之門”(第4季17集 Absolute Power )中所說:
“鑒於我對人類社會作出的貢獻,我能不能提出一些個人生活的合理需求啊”
(笑話,不要當真呵)

tanweekly

2008年1月17日於廣州



為免主文太過“深沉晦暗”,附上一則笑話,怡情雅趣,世人共賞:

曾在一些媒體上看到一個經典的“辦公室政治”的幽默笑話,我把它歸納為關於不公開的“角落里的對手”的一類型。不公開的“角落里的對手”英譯文為 Corner Enemy 。

兩個版本的“笑話”大致如下:

兩個人在酒吧中喝酒聊天,這時開門進來一個人,甲對乙說:“他是我的眼中釘”。那人走過來笑嘻嘻地與甲打招乎,甲也笑嘻嘻地回應著他。當他走後,甲對乙補充說:“不過他不知道他是我的眼中釘”。

兩個人在酒吧中喝酒聊天,這時開門進來一個人,甲對乙誇耀說:“那個倒霉蛋,他進公司後的倒霉是我在一直算計他”。那人走過來客氣地與甲打招乎,甲也客氣地回應著他。當他走後,甲對乙補充說:“不過他不知道他進公司後的倒霉是我在一直算計他”。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